前程学业资讯网欢迎您!为您提供成都小升初政策及招生入学资讯。小升初升学规划

中小学“择校热”问题相关研究文献分析

编者:李老师发布时间:2023-04-05关注:29

  义务教育具有公共性和公益性,确保每一个适龄儿童、少年享受公平合理、高质量的基础教育的权利是义务教育的任务。但在社会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一些地区、城乡、学校之间教育发展的差距仍然存在,义务教育学校硬件化的改造虽然解决了民众“有学上”的问题,但距离人民群众“上好学”的要求还有一定差距。

择校热现象

  学校间的距离,本质上是教育教学质量的差距。在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中,师资质量和水平在学校人才培养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客观存在的师资配置差异,导致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进入师资质量和水平较好的学校就读,当这一诉求得不到满足时,许多家长就会在可能的条件下为孩子择校。

  择校现象在社会上达到一定规模和程度时,就形成了社会热议的“择校热”。这一现象既影响了教育的公平性,又降低了政府的公信力。目前,政府对“择校热”进行了治理,其势头被有效遏止。从研究文献中探讨“择校热”问题,对教育的均衡发展和公平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

  一、中小学“择校热”问题相关研究文献分析

  (一)中小学“择校热”问题审视

  长期以来“择校热”问题一直受到学界的广泛关注和讨论,学者们从不同角度对择校问题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和观点。一些学者从择校现象产生的背景和条件出发,认为择校破坏了教育的公平性;也有学者认为择校具有必要性和合理性。

  基于公民权利与学习效率的视角,择校现象有其必然性。Neville Harris认为政府赋予了人民自由选择权,家长在择校时就应当表达自己的择校意向,用好自己的公民权利。我国《宪法》也规定,公民享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教育选择权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择校行为具有合理性。

  一项调查显示,大部分学生表示喜欢择校后的学校(75.3%),特长生在择校后其特长得到了发展(88.1%),并且择校后半数以上择校生(52.6%)成绩都有所提高,这表明部分家长利用自己的教育选择权进行择校,对孩子的个人发展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基于消费和市场的原则,择校现象遵循了市场性的一般经济规律。改革开放以来,市场经济快速发展,城乡居民的收入水平大幅提高,人民的文化意识不断更新。在市场经济并不健全的情况下,家长们开始以“钱”择校。同时,民办学校也得到了迅速发展,一些“重点校”“示范校”借机“转制”为民办“贵族学校”,打着名校的旗号大量招收择校生。

  近些年,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宽,人口持续增长,在优质教育资源(市场)供不应求的情况下,消费者(家长)还是在想尽办法进行择校。

  基于教育质量和学校管理的水平,择校现象有益于校际间的竞争。择校使家长可以自由选择学校,公立学校为了吸引更多的优质生源,会主动提高教学质量和教学水平,这有利于教育资源得到最为高效的配置。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以来,美国各州便积极制定教育政策鼓励择校,促使公立学校之间展开竞争,改进学校的教育质量。

  但是,基于教育的均衡发展理论可以发现,择校现象会破坏教育公平性。一方面,“择校”行为违背教育公平原则,会引发多重社会问题。教育资源是多年的社会公共积累,属于全体公民所享有,不应该通过择校费的形式决定由谁享有。以“钱”择校、以“权”择校在一定程度上也会造成教育腐败和贪污。

  这一现象还会进一步拉大学校之间的差距,使处于不利地位的学校很难留住优质生源,处于弱势的学生也很难享受优质的教育资源,结果就是优质的学校大班额现象非常严重,薄弱学校一个班没几个学生,从而造成资源的浪费。另一方面,“择校”行为会加重家长的经济负担,影响学生心理健康发展。择校往往捆绑着高额的择校费,这增加了广大工薪阶层家庭的经济负担。

  此外,有学者基于2013—2014学年中国教育追踪调查数据对择校生的幸福感进行实证分析,结果发现“择校”降低了学生的幸福感。事实上,优质的教育环境未必就是最适宜的,因而家长应根据孩子的实际情况选择学校,而不应盲目地跟风“择校”。

  (二)中小学“择校热”问题影响因素研究

  通过文献梳理可以发现,研究者们主要从家长、学校和政府三个方面对中小学择校的影响因素进行研究。

  家长们的家庭背景、受教育程度影响择校。随着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快速发展,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有了更多的期待。而良好的中小学教育又是通往高层次教育的必由之路,望子成龙的父母们都希望子女获得高质量教育的机会。

  然而,由于优质教育资源具有稀缺性,家长一般会为了满足自身需求而表达诉求,而当自己的诉求得不到满足时,就会通过合法或者非法的渠道进行择校。受教育程度越高的家长,择校时对教师的要求越高,对具体的教学过程、学习氛围和课程负担拥有更多的发言权和批评意识。

小升初

  社会资本(经济基础)处于弱势的家庭,尽管也想通过择校获得优质教育的机会,但鉴于家庭整体利益考虑,还是会放弃择校。一些国内外的实证研究也证明家庭背景会影响择校行为。叶晓阳通过2003年的CGSS数据也发现,父母的政治资本显着提高了子女择校的概率,一定程度上还降低了子女的择校费支出。

  学校的教育教学质量、社会影响力影响择校。胡咏梅等以北京市48所中小学择校生为研究对象进行实证研究,结果发现学校的教育教学质量是影响家长择校的最主要因素(73.9%),其次才是学校的校风、学校的环境和学校离家远近。

  邵泽斌从学校社会影响力角度研究发现,名校在长期的社会发展中不仅积淀了优越感,而且还深受家长的信任,这些都深刻地影响着家长的判断结果。也正是这种名校的“社会符号”,不断吸引着优质的生源和教师。在影响家长择校意愿满意度影响因素实证中,家长对教师的满意度要高于对学校和政府的满意度,家长对教师的期望也高于政府和学校的期望。

  政府对重点学校的倾斜和扶持也影响择校。由于历史原因,在政策上,教育主管部门对重点学校的倾斜和扶持,使其美誉度、升学率不断提高,从而造成优质的教育资源过度集中,客观上驱动了家长选择重点学校的意愿。

  在财政投入上,由于教育经费的不足,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各个地区都把财力集中分布在重点学校,无暇顾及一些偏远的农村学校,更多的农村家长偏向于基础设施较好的学校。“重点校”“示范校”使校际间的教育教学质量差距逐渐扩大,“择校热”“择校生”“择校费”现象越来越严重。

  尽管近些年国家加大了对薄弱学校的改造和输血,但滞后的教育观念、低层次的管理水平、因循守旧的课堂距离家长对“好”学校的评价标准还有很大的差距。

  此外,从虚荣心的角度看,部分家长在择校时总会选择“与众不同”的学校,从而让孩子享受“与众不同”的待遇,彰显自己“与众不同”的身份,而“贵族学校”“重点学校”正迎合了这些家长的“富人”身份和“权势”地位。

  (三)师资配置非均衡性研究

  1. 师资配置非均衡性的发展现状

  一些学者通过部分区域调研对义务教育阶段师资均衡配置问题进行了实证研究。佛朝辉通过对金县市近一百所中小学进行调查发现,目前关于义务教育校际师资均衡配置的政策执行效果并不理想,师资配置和教师流动都存在严重问题。

  曾鸣以福建省为调研对象,发现教师流失严重、年龄配置失衡、学科结构失衡、学力结构偏低等问题成为福建小学教师配置的主要问题。慕彦瑾对西部87所农村学校的师资情况进行调查发现,生师比、专任教师学历合格率都低于全国均值。

  另一些研究者从义务教育师资均衡配置的政策层面进行考量。一些师资配置政策出台的初衷是为了使校际教育均衡发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问题就渐渐暴露出来。例如《关于大力推进农村义务教育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出台的目的是使新增的教师向农村倾斜,以解决城乡之间师资数量配置的失衡,但新入职的教师缺乏教学经验,反而导致了城乡之间师资配置质量的失衡。

  同时在具体落实某项政策的过程中,与政策相关的保障措施往往滞后,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新政策带来的积极效益。例如,教师轮岗制度的落实,离不开对教师管聘权限、职称评定、绩效考核等配套制度的协同改革。

  而对近百位县市教育局长进行的问卷调查结果表明,认为教育政策执行效果好的县市教育局长人数只占调查总人数的8.1%,大多数教育局长认为在政策执行中还存在人事管理权限、政策工具单一等问题。

  还有一些研究者为义务教育师资配置提出了优化策略。首先,要加强对薄弱学校教师发展的补偿,给予优惠政策和特殊补助,为他们的发展提供积极的政策保障,使他们教得安心,留得长久。其次,要完善已有的教师流动政策,创新教师流动制度的管理体制,优化教师流动制度保障政策等。

  最后,要增强教师对区域学校文化的认同。文化是教师发展的重要维度,教师对学校文化的不适应、不理解、不认同,是影响教师发展的重要因素,因而在教师发展过程中,要增进教师对学校文化底蕴的认识,增强教师对区域的服务意识与长期任教的信念,培养有扎根于区域教育精神、具备服务于区域教育能力的专业化教师。

中小学择校

  2. 师资配置非均衡性的影响因素

  (1)固守的传统观念,使教师不愿进弱校。

  从理性人的角度出发,教师在做行为决策时,往往会用“比较”的结果作为选择的依据。传统观念里,强校的教师更容易获得专业的发展机会,专业发展前景好于弱校。一些教师担心流动到弱校会影响自己的生存状况和发展前途。还有一些教师认为,能够在声望高、有知名度的学校工作,不但在心理层面有更加体面的感受,也可以获得相对丰厚的物质回报。

  (2)师资配置政策落实不到位,操作科学性差。

  政府出台的一系列师资均衡配置政策的文本中经常出现“应当”“鼓励”“倡导”等指示性词语,很容易被地方政府偷换概念或者随意解释,给教师形成政策只是走形式、走过场的误导。一些地区的教育部门为了短期内出政绩,往往抓重点,抓名校,对薄弱学校扶持力度较小。

  此外,政策在实施的过程中,往往都是多层级的委托代理,而层层的上传下达会带来信息的不对称,从而使一些政策的针对性变得越来越差。

  (3)城乡之间差距较大,师资待遇较差。

  城乡的二元发展体制导致我国在教育领域也一直呈现差异化的教育发展倾向。农村地区在教育上硬件跟不上,软件更落后,而现代化、信息化、标准化的教学环境不仅能激发学生学习兴趣,更能吸引广大教师从事教育活动。

  (四)师资配置非均衡性对中小学“择校热”的影响

  优质的师资配置是很多家长“择校”的基本指标。从利益相关者的视角出发,在家长眼中,师资水平是影响择校最重要的因素,原因在于师资水平影响学校排名,进而影响优秀生源的分布,家长更愿意选择排名靠前的学校。很多家长认为优秀的师资水平比良好的硬件设施更具吸引力。师资的配置失衡,必然催生出“择校”风气的日益盛行。

  师资配置的流动性差异影响了中小学的择校。佛朝晖认为组织内部教师流动模式(在集团、学区、共同体、联合体内部进行教师流动统一配置师资资源)使教师从“学校人”变成“系统人”;组织内部统一教师待遇和教师管理扩大了优秀教师资源的覆盖范围,一定程度上有助于缓解组织内的择校问题。

  从师资配置的人事管理制度角度来看,师资“无校籍”的管理制度打破了师资与原有学校的固定归属关系,使师资归各区教育行政部门统一管理,这样消除了义务教育教师资源校际间的差异性。学校没有优劣之分,只有远近之别,择校问题就可迎刃而解。

  国家实行的县域内教师交流轮岗制度,不仅缩小了校际、城乡间的师资水平差距,而且在推进教师资源均衡配置等方面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然而,当前一部分地区的师资配置流动仅仅流于形式,有些地区“点缀性”地安排少数名师做“象征性”的交流,还有一些地区用年轻教师做“应付性”交流。这些“变象抵制”的交流,强化了名校和薄弱学校的“区隔”状态,营造了择校的氛围和冲动。

  师资配置的质量差异同样影响中小学的择校。师资配置的质量主要表现为教师的学历和职称。教师学历衡量的是教师的原始知识储备,具有较高学历的人一般具有较好的基本素质和竞争能力。教师职称的评定有规范的评定标准,它反映了教师的经验积累和教学水平。

  福建省闽侯县2009年全县拥有县级以上骨干教师、学科带头人278人,然而名优、骨干教师主要集中在县城或乡镇优质学校,致使有些家长不惜举家来县城买学区房,更有甚者凌晨一点还在学校门口排队拿号。

  研究者在对上海S区的M学校与Y学校的师资队伍建设的调查中发现,M校教师学历全部达到本科,其中中级职称以上教师占70%,而Y学校35周岁以下的教师还有大专学历,中级职称以上教师只占35%。很显然两所学校在教师学历和职称上尚存在一定的差距,在家长们的心中,M校是一所极具竞争力、教学水平高的优质学校。

  师资配置的结构差异也是导致中小学择校问题不可忽视的因素。师资配置的结构主要表现为学科结构和年龄结构。科学的学科结构是顺利开展教学、提高教育质量的基础,而合理的年龄结构则有利于促进教师之间的经验传承,保持教师队伍的活力。

  对湖南省衡阳县农村小学的调查表明,50岁以上的教师占比高达60%,边远山区学校更是超过了75%,而30岁以下的教师仅占4%。乡村教师的“中年塌陷”问题尤为严重,一项调查显示乡村学校31至50岁的中年教师仅占42.97%,远低于城市学校72.67%的比例。

义务教育阶段招生政策

  二、反思与展望

  (一)反思

  1. 师资问题是影响择校的最核心因素。

  在诸多影响中小学择校的因素中,学校的师资优劣是家长择校时最为关注的方面,其主要原因是师资资源优良的学校,中考或高考的升学率遥遥领先于师资资源较弱的学校。中国家庭往往将孩子能否进入一所师资资源优秀的学校与其今后的成才和发展联系在一起。

  当进入好学校成为一种社会稀缺资源时,若没有制度公平来保证,原本正常的择校现象就会演变成为社会关注的“择校热”。伴随着“择校热”的兴起,以及金钱、权力的渗透,会使教育公平成为装饰,从而严重败坏社会风气,衍生出“学区房”“择校费”等一系列问题。所以,如何解决好学校师资的水平和能力差异问题,是消除择校现象最重要的手段。

  2. 解决师资配置非均衡性的关键是制度创新。

  师资问题本质上是一个教育资源配置的非均衡性问题。学校发展的差异具有历史性,一方面,以往政府的重点校政策、示范校政策,对基础教育的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而另一方面却拉大了校际间、地区间的差距,使教育资源向重点校或示范校倾斜,以致地区、城乡、学校间师资配置的质量和结构处于失衡状态。

  改革开放后,随着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他们对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也日益增长,这些都加速了“择校热”问题的形成。客观地说,政府实行义务教育政策的初衷是缩小区域内、城乡间的师资配置差异,但这么多年来师资配置非均衡性问题依然难以得到很好的解决,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政策的顶层设计和具体落实都存在一些不足之处。

  在这种情况下,制度创新就成为化解教师资源非均衡配置问题的关键。

  3. 教育资源配置非均衡性虽然有其客观性,但政府教育公共政策是化解问题的重点。

  “择校热”问题长期存在,各级政府也都有针对性地出台了一些教育公共政策,但收效并不大。究其原因主要如下:一是一些政策的出台仅仅针对某个问题,缺乏配套性;二是教育类政策制定后,其他领域的相关政策没有衔接上;三是一些政策出台后,执行主体模糊或协调不够,成效大打折扣。

  我们认为,只有在制度层面上进一步完善相关政策或规定,从根本上解决好教师资源配置非均衡性问题,才能够实现城乡师资均衡的一体化发展战略,使薄弱学校教师教学水平和教师综合素质得到整体提升。

  目前,中央出台了总体改革方案,其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非常明确。在问题导向下,只有通过制度创新,充分发挥好教育公共政策的效能,才能使师资配置非均衡问题得到有效解决。

  (二)展望

  1. 发挥师资均衡配置的政策效能。

  科学合理地构建师资均衡配置的政策体系是今后一个时期教育改革的重点任务。政策的制定首先要建立在教育公平发展的基础上,重点研究师资均衡配置的政策内容和政策实施的效能,以实现教育的良好发展。

  2. 有效降低社会存在的择校期望。

  伴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长期存在于社会的“望子成龙”观念进一步突显。虽然我们在短期内依靠政府行政手段一定程度地遏止了“择校热”问题,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消除社会仍然存在的择校期望。所有家长都迫切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享受优质教育资源,进入理想的中小学,为未来发展奠定良好的成材基础。

  若应试教育的土壤不能从根本上铲除,那么“择校热”问题随时会死灰复燃。因此,今后除了加大教育改革的力度外,还要深入推进符合国情的素质教育,让家庭从繁重的应试教育压力下解脱出来,只有这样,才能有效淡化社会对择校的期望,从而推进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

  3. 形成良好的素质教育环境。

  素质教育已经提了很多年,国家也出台了许多政策和规定来推进,一些地方还摸索出了不少经验。遗憾的是,在应试教育的冲击下,多年来“分数”成为衡量学生的主要标准甚或唯一指标,升学率成为社会评价学校好坏的最重要标准,基础教育发展偏离正确轨道。

  因此,在未来的教育改革中,务必要把素质教育放在最重要的地位。只有形成了良好的素质教育环境,才能真正杜绝影响教育公平健康发展的若干问题,真正实现为人民办好教育的目标。

文章标签:

关联文章